福彩快3网址
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疼我的母亲
发布时间:2019-08-20        张艳      

“妈,快过来!”我的一声尖叫,吓得母亲赶忙跑进了厨房。看着墙角狼狈的我,再看看沸腾的锅,她忍不住责怪道:“都这么大了,炒个饭炒成这样!”忍受不住母亲的责备,恼羞成怒的我扔下铲子就出了厨房:“你炒吧,油都溅我身上了!”

母亲只好接过饭铲,替我把饭做好。等端上桌来,她仍然唠叨我:“都怪我从小惯着你,什么都不让你做,才让你连些简单的事都做不好。”听到这话,我更加恼怒,三两下吃完便钻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等一觉醒来,准备去给孩子洗衣服时,才发现泡在盆里的衣服不见了。正纳闷,一转眼却发现那些衣服已经洗好,整齐地晾晒在阳台上。

我默默走进客厅,发现母亲正坐在沙发上,慢慢转动着脖子,轻轻捶打着腰背。她皱着眉、闭着眼,似乎正承受着很大的痛苦。

我瞬间红了眼眶,走过去帮着母亲捶背捏腰,嘴里嘟囔着:“现在的你还不是一样惯着我……”可后半句“我不是和你生气,我只是气自己怎么这么笨”却怎么也没说出口。

仔细想来,母亲似乎一直都这么溺爱着我,小时候的画面不禁在脑海中一点点闪过:“帮你把书包整理好了”“明天的衣服替你准备好了”“面给你拌好了”……许多本应是自己做的事,母亲都细心地替我做完。

印象最深的是我在西安读书时,有一次因为馋嘴,提前花光了生活费,而离月底还有好几天,只好打电话向母亲要钱。晚上正准备睡觉时,终于接到了母亲的短信:“钱已汇,不要亏待了自己。”当时的我还没多在意,只想着终于有钱吃饭了。多年后一次和母亲聊天时我才知道,那天下着大雪,母亲陪父亲去山区煤矿跑大车了。本来要第二天回,知道我没钱了,而山区的煤矿又没有ATM机,母亲就催着父亲连夜赶回县城的家去。当时下雪路滑,在过盘山路的一段下坡时,车子忽然打滑直接在路上转了一圈,差点就坠入了旁边的万丈悬崖。我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父亲母亲了!

想到这些,看着眼前母亲日渐斑白的头发、日渐佝偻的腰身,我不禁紧紧地抱住了母亲,控制不住的泪水流了下来,心疼母亲怎么这么快就老了。

见我如此,母亲转过身来,摸了摸我的头,笑着说:“傻姑娘,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!”

上一条:冰存的爱 下一条:这都不是梦